一条水煮鱼

周弧
假装自己会写字

【萧蔡】越人歌(上)

〔大概算山鬼的一个小番外(?)〕
〔ooc预警〕
     山有木兮木有枝......后半句怎么背,我记不得了,这两句诗还是山楂从山下学来教我的,回头再去问他。
     我和山楂是确有其树,我是棵橘子树,不是什么橙子树。其实总把我认错的还不是那蔡居诚,除了他,还有谁会到这山坳里来?只是我和山楂长得实在不是地方——就在那间茅屋外的不远处,只隔了一小片林子,旁边还偏巧有一块空地,前些年蔡居诚还住在这里的时候总在那空地上练剑,免不了把我们的枝叶削下好些来,好在他还有点良心,有时还会来给我们浇浇水以作补偿
     每月下旬时蔡居诚晚上总是不在屋子里待着的,大约是灯油用光了的缘故。山楂比我长得高些,他说月初时蔡居诚房里的灯总是亮到很晚,之后便暗得越来越早,到最后几天便只有回屋时才亮起来一下了。不在屋子里的晚上,他便又来我们这里练剑,比清晨时练得还要用劲。因而每到月末我总是特别紧张,生怕他一个手抖把我和山楂砍了。只是唯独有一次不同。
     那天已是月末,蔡居诚的屋子里照例没有灯光,然而也不见他往我们这边来,我想他大概是先睡了,因此还有些高兴。没想到半夜里远远地望见林子里来了个人影,林中几乎一片漆黑,只有穿透了层层树叶的月光勉强钻了进去,叫我看不清那人的脸,只望见他穿了一身月白的衣裳,脚踩在林间因前几日下了雨还有些湿润的泥土上,没有半点声音,就这样晃晃悠悠地朝我和山楂这边走来,有时竟整个身子都如风中的草叶一般歪倒下去。若仅凭这一眼,说是个鬼影也没人会不信的
     若真是只鬼倒还没什么可怕的,左右我和山楂也不是人,山妖和山鬼说不定还算得上半个同族。然而等那人走近了,到空地上来月光一照,我才发现那人竟还是蔡居诚,这才真让我感到害怕了。我听山雀说有些人喝酒之后武功比不喝酒时还更高,蔡居诚摇摇晃晃的样子一看就是喝了酒了,到时候他要是一时兴起手起剑落把我和山楂给削了可如何是好?
     不过蔡居诚仍只是那样慢慢走着,我才想起来他没穿平常练武时传递那件黑袍子,也没有背那装了好多剑的棺材盒子,才有些放下心来,看着他走到我和山楂底下一屁股坐下。
     那还是我第一次那样仔细地看蔡居诚,才发现他长得还真是好看,平日里他驱使着那五柄剑,身形变幻得比山崖上奔流的瀑布还快,我从没看清过他的样子。现在月光清朗朗地落在他身上,他又穿着一身白袍,除了两颊上一抹绯红外通身上下竟只余黑白二色,在月色映照下简直要散出莹润的光来。仿若一尊玉美人。我曾听山雀说那盗帅楚留香也曾盗得过一尊玉美人的,不过想来一定没有蔡居诚好看。
     然而再好看的人,发起酒疯来也要失掉几分仙气的。蔡居诚原本半靠在山楂身上,这时却突然坐起来了,抱着他那酒壶喃喃地说些什么话。我本是听不清的,谁知他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会儿,突然一拳捶在山楂身上,声音也大了些,但口齿仍不清楚,我只模糊地听到他说:“我哪里比不上那邱居新......他不过是...不过是......他还比我晚入门几年,你怎么一心只想着他了呢?师父......你看看我啊师父...”
     只是当时我哪有闲心管这个,蔡居诚一拳捶在山楂身上,武当二弟子的一拳哪是那么好接的,我听见山楂的树干发出一声闷响,当时只怕他要被蔡居诚打得散去十几年的修为。奈何我那是只是一棵树,没什么别的法子来报复一下,只有抖抖枝条落下几颗还是翠绿的小橘子砸在他身上。
     蔡居诚却像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,手里拎着那只半空的酒壶,像个小孩子似的缩起腿把下巴搁在膝盖上,定定地注视这那边那个金屋顶的方向。声音又低下去,含含糊糊地听不清了;再过一时,又喝了几口酒,便不再出声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啊,山楂回来了!就在那边,你看见了吗?那边就他一个人,对,就是跟我穿着一样的粗布衣服的那个。他走路总是那么慢悠悠的,像个小老头一样,我得跑过去找他啦,不知道他给我带了什么吃的
     我老远就望见他手里提着一串纸包,没想到走至近前时,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用油纸抱着戳在竹签上的东西,笑吟吟地看着我。
     我却并不急着接过来,只是问他之前那段诗的后半句。山楂明明还是同先前一样笑,却又故意做出要生气的样子把东西往我怀里推,道:“你又诚心来作弄我是不是?好好吃你的东西去。”
     我便接了他的东西,把戳在竹签上的那个外头的油纸扯了,里面是一个裹了糖的苹果。鲜红的糖浆包着熟透的苹果,比山背上的映山红还要眼,“谁和你开玩笑?我是真忘了,你便再教我一次又何妨?”
     这回山楂倒不笑了,像是不敢看我似的撇开头去,白净的两颊上显出淡淡的红晕来,道:
     “心悦君兮君不知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山楂脸上的红晕淡淡的,却比苹果糖还要好看得多。我趁他没看着我,踮起脚来飞快地偷亲了他一口。
     我又不是萧疏寒那个木头,和山楂长在一处几百年,他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么?
     然后?什么然后,没有然后,难道我被山楂抱进房的事也要同你们说么?我又不是那种口无遮拦的精。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一点废话:感觉上一篇好像很多人在意山楂树朋友所以顺手给他俩加了个戏〔bushi〕可能有后续也可能就这样了
山楂和橘本来只是我随便瞎扯的xxx顶多山楂≈掌门,橘≈蔡师兄,不过山楂橘多甜啊朋友一起磕山楂橘吗〔bushi〕

评论(3)

热度(42)